设为首页收藏本站鄂州论坛

吴都古肆网-鄂州论坛-鄂州人自己的网上家园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2569|回复: 20

[八卦田] 海鑫钢铁的李兆会到底是败家子还是行业寒冬的牺牲品?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9-8-10 18:01:0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海鑫钢铁的李兆会到底是败家子还是行业寒冬的牺牲品?
温馨提示:
1、在鄂州论坛发表的文章仅代表作者本人的观点,与本网站立场无关。
2、本网不承担任何由内容提供商提供的信息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
3、鄂州论坛的所有内容都不保证其准确性,有效性,时间性。阅读本站内容因误导等因素而造成的损失本站不承担连带责任。
4、注册会员通过任何手段和方法针对论坛进行破坏,本网有权对其行为作出处理。并保留进一步追究其责任的权利。
发表于 2019-8-10 18:01:16 | 显示全部楼层
2017-12-7添加:
第一次在知乎获得超过200赞~还有点小激动,100赞是在半夜没看到。
虽然是匿名,虽然是和我本身想在知乎分享的自以为擅长的东西完全无关的话题~~
唉,感慨下,相比普通人的智慧,还是名人的话题更吸引人啊。


以下是原回答:
匿名强答
接触过李家超过一半在海鑫任职的人
参加过李兆会和车晓的婚礼
做过四五年海鑫的业务
题目的二选一如果必须选一个的话,我选前者
先说后一个选项,并不成立,李兆会02年接手海鑫之后的十二年实际上钢铁行业爆发式增长的时期。同期的其他民营钢企 沙钢、纵横、敬业、建龙等等等等,当年要么还不存在要么就是海鑫身后的小兄弟,海鑫根本没有撑到行业寒冬到来就已经不行了。
李兆会曾经有一句话经常说,而且经常和合作伙伴说,或者说只在不得不由他这个海鑫的董事长亲自出面的谈合作的时候经常说,这句话是“我其实根本不想干钢铁”。这句话是在陪同我们上市公司总经理和他面谈的见面会上,听他亲口说的。而那次见面是要签署长期合作协议。
从那次之后,我个人其实已经认定,海鑫肯定要完了,就是不知道能撑多久。然后我直接领导让我们开始主动压缩清理与海鑫的业务。
14年听到海鑫停产的消息的时候,我远在千里之外,只剩一声叹息。
我是从08年经济危机爆发后开始接触海鑫的,那时我在华东做板材业务,遇到海鑫总裁-李兆会的六叔李文杰带队去华东走访考察市场。经济危机爆发前,国内各大钢厂纷纷上马板材生产线,关停裁减螺线生产线,意图提高产品附加值。而经济危机一来,对板材下游行业的造船、汽车、家电等打击直接而猛烈,板材断崖式下跌,华东地区仓库板材堆积如山。海鑫当时正在建设一套全流程热板生产线,高炉已经立了,轧线厂房地基都做好了只等设备到位安装。看到当时的市场环境恶劣程度,考察回去之后,海鑫很快做出了决策,退掉板材轧线设备,准备订购螺线轧制设备,放弃升级板材转回建材生产。时候多年在看,这个决策在当时绝对是超神的。要知道经济危机之后紧接着的就是4万亿~基建救市建材完爆板材,放弃板材转产建材让海鑫在09-12年强力续命。
没错,就是“续命”。上面这一段,我是想说,海鑫绝对不是因为行业寒冬这样的大环境的原因垮的,而且并不是在行业性危机的时候出现什么重大决策失误而暴毙。海鑫的没落,是与李家内部纷争、李兆会本人无心钢铁业又不肯放权等等原因共同的结果。
说到底还是在李海仓突然去世之后,李家骤然失去了主导整个家族产业的主心骨,李家大家长出于传统父子相继的想法让孙子继承,然后为了维持继承人的权威排斥了原有管理层,然而新管理层同样是家族成员占主导。继承人本人无心日常管理长期定居在外很少回厂,管理层陷入公私不分的纠缠,企业经营和家族内的家长里短混为一团,狗血剧情随便找个海鑫员工都能说个三五天的。
当然换个角度想的话,如果当年不是让李兆会继承海鑫,而是另选其他人,说不好也会是另一种豪门恩怨的剧情上演。或者没有排斥原管理层,结果也可能出现管理层架空老板的情况出现。
从我个人的观感来说,李兆会绝不是行业寒冬的牺牲品,是不是败家子其实不太好说,只是可惜了海鑫这么个曾经最大的民营钢厂。
最后多说两句接触的最多的一个李家人
李文杰,李兆会的六叔,李海仓当年带在身边培养可能打算以后负责外联处理政商关系的最小的弟弟,李兆会时代海鑫的总裁。因为年龄相近当初叔伯之中他与李兆会关系可能是最好的,当海鑫总裁十年时间李文杰至少努力的维持了政商关系,也协调了一些李兆会和其他家族成员的关系,然而他终究不是能撑起家一大企业的企业家,也不具备掌控整个海鑫的身份,只是一个修补匠。(刚才最后少了一句话没保存上)到最后,李文杰也不被信任了,12年前后吧,不再担任总裁,直接离开了海鑫。从哪之后,李家内部问题开始表面化,连支撑门面的意思都没有了,海鑫就直接进入自爆倒计时。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8-10 18:01:42 | 显示全部楼层
他老爹李海仓给他留了一手斗地主的好牌,他去玩了升级。   

他老爹03年去世,他老爹在世的时候海鑫是全国民营钢铁第一。 而03年到07年不仅仅是煤炭行业的黄金年华,也是焦炭,钢铁行业的黄金五年。   
李兆会没有在他老爹的基础继续投资经营煤炭,焦炭,钢铁行业。错过了五十年难遇机遇。  
他去弄了资本运作,多元发展。  

然后2004年海鑫销售额达到54.6亿元,纳税额 3.66亿元。现在要破产了。

可以和另一个钢铁业强人--杜双华做个对比。  

2003年,杜双华与山东莱钢合资创办了日照钢铁控股
2005年产值80亿元
2008年10月,杜双华350亿的身家
2013新财富中国富豪榜以150亿排名第35名。

他当然是败家子,他败掉了他父亲毕生的心血。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8-10 18:02:26 | 显示全部楼层
这是海归富二代的通病,对实业没有兴趣,对资本有兴趣。你别说富二代了,连我这个穷二代都受不了工地的环境拼了老命转行做私募,你让一个坐拥几十上百亿家产的富二代去操心生产销售成本控制这一大啪啦的东西,哪有资本市场下个指令简单。
所以大家可以看一下那些比较出名的富二代,看看他们的经历,基本上都是弄个投资公司,搞资本市场,定增、并购、风投,五星级酒店觥筹交错,去三亚开个海天盛宴,会议室看看ppt汇报就是工作了,最有名的就是xx老公了吧。
其实也不奇怪,实业是成本导向型,要在人力成本低的地方,要在有自然资源的地方,要在运输方便的地方,富二代愿意呆的是北京上海香港,都是慢慢去工业化搞金融,这就没办法了。
只是其他家的富二代大不了让老子继续干实业,自己用鸡下的蛋玩资本,这家伙没那么好命,把鸡宰了玩,于是就玩完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8-10 18:03:21 | 显示全部楼层
海鑫钢铁作为山西最大的民营钢铁企业,也是最大的民营企业,儿李兆会作为其父亲的接班人于2003年正式接班。楼主把李兆会在海鑫这12年的所作所为仅仅以选择题的形式问出来 选A(李兆会是败家子?) 选B(李兆会的海鑫是寒冬行业的牺牲品),是非常不负责的。这其中牵扯着非常复杂的社会,经济,政治,人文(即家族)因素,相比之下,李兆会自己的因素反而不是那么大了。所以,我先来回答楼主不靠谱的问题,这其实是一道多选题,李兆会的海鑫钢铁之所以走在破产的边缘,是因为寒冬之下,钢铁行业不景气,家族矛盾恒生,且李兆会未能先知先觉,来不及裹上棉袄御寒,现落得个在路边垂死的境地,可悲可叹。

举个例子,我心目中的国产神剧No.1 大宅门里面就有相同的情节。那是在白景琦回来做了当家的时,也曾将他们白家老号这个京城第一药号做到了破产的边缘,首先是大环境的恶劣:战乱恒生,军阀以各种名义来搜刮民治,不可能不盯上他们富得流油的白家老号,军饷白家就垫了几十万银子。再加上为了给老太太办大寿,那10万辆银子绝对是不能动,以及他那不争气的儿子为了追求利润卖假药,被白景琦当众一把火烧了价值7万两银子的药材。更别说在他家各种各样的吸血鬼如 王管家,三舅,白景琦不成器的儿子各种拼了命的使坏。 白景琦是败家子儿吗?能力差吗?当年远走他乡独自创立黒七胧胶也算是一号人物。但是受里里外外各种因素的制约,终于让白家老号沦落到了破产的边缘。 那么他们白家是如何走出困境的呢?还是得老太太出马,早年家境殷实的时候就拼了命的攒钱,攒药材,往花旗银行里存了几十个保险箱的珍贵药材,还有现金。最终凭借这点先知先觉,得以让白家走出困境。我很佩服老太太的人生哲学:当一件事儿往好了走的时候,那一定得往坏处想。而当一件事儿坏的不能再坏的时候,那又得往好了想。

回过头来我们再看看海鑫钢铁,李兆会刚接手海鑫的时候,赶上了经济大环境的运势,钢铁产业利润高,需求大。股市兴隆,2005-2007 A股大牛市。作为民营企业的龙头,又是一个20出头就拥有了常人无法企及的财富的人,有一种气吞天下的气魄。李兆会的资本运作也在开始的时候顺风顺水,这其中最成功的也是为日后埋下伏笔的,就是李兆会2004年对于民生银行的投资。从2004年11月12日的海鑫钢铁旗下海鑫实业以6亿拿下民生银行1.6亿股到2007年上半年抛售后套现了超过10亿元,李兆会尝到了巨大的甜头,之后他又投资了注入山西证券,兴业证券,光大银行等等一系列的上市公司。可惜的是,这些投资并没有给李兆会带来同样辉煌的业绩,但是,已经尝到了甜头的李兆会早已药不能停。其实,如果李兆会开始投资失败,或者遇到了挫折,他或许还会更认真严谨的审视自己在这个企业里的定位。有些错,你现在不犯,以后也要犯,而且代价更大。


到了2008年之后,实体经济和资本市场都快速的回落了,这时候,大家惊讶的发现李兆会和他的海鑫钢铁在裸泳。。。此时的海鑫,犹如当年的白家老号,内外交困,需要大家同舟共济·,共度难关,结果事实反而朝着相反的方向走。正所谓 no zuo no die why you try ,no try no high give me five 。 08年之后,其他的钢铁厂都是拼了命也要维持下去的样子,走关系,拉存款,拉项目。但是海鑫却不一样,中高层没作为,一片死水,而与此同时,头头李兆会带头zuo,他一直把海鑫当成自己资本运作的输血厂,以前是,现在是,以后也是,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问题不止一个,解决的方案也很多,曾经在家族会议上李春元在家族会议上提出家族内部元老一人拿出一亿,其他人有钱出钱,内部融资,先开一个高炉,以缓解当前情况,结果受到了另一元老李天虎的抵制。

关于这李天虎,有必要细说一下,李天虎原本是海鑫集团总经理,李兆会的五叔,实干家,在当地也有威望,结果在权力斗争是被拉下马,光荣退居二线成为海鑫实业下属一家水泥厂的负责人(我勒个去,是你你能忍吗?) 结果现在海鑫出了事儿,要他出钱救?(是你你救吗?) 俗话说,出来混都是要还的,小崽子不是很能耐吗?很牛逼吗?要我掏钱?没门儿! 李天虎只是被排挤的创业元老之一,排挤元老,安插亲信,这都为日后买下了伏笔(提示:炸弹) 。

解决方案二,收购兼并。 这么大,这么屌的民营钢铁企业传出了债务危机,立刻就有一大群公司争当接盘侠。德龙钢铁,河北敬业这两个铁骨铮铮的汉子,闻此喜讯千里迢迢来相会,结果发现情况远非他们想象。债务规模太大,高炉的维护费也非常的高,几亿几亿的吓死你。要赚钱,高炉的启动资金至少上亿,如果要全部开动,那就得数十亿的资金注入了。而且债务不透明,没人知道接盘了那儿还藏着地雷。于是这条路也基本断了。

那么结局呢?海鑫现在只有只有先破产,将债务剥离。你先把肚子里的胎打了,才会有真正的接盘侠骑着白马来娶你。”莫尼塔钢铁行业分析师金海东如是说。

零零总总的扯了半天,故意用了轻松地口气,大家看着也轻松,图个乐子。但是不要忘了了闻喜县的近万名员工,一旦破产,那这个县的经济会遭受致命的打击,又有多少人会家破人亡,妻离子散呢? 李兆会作为漩涡中的核心人物,本该力挽狂澜,却一错再错,令人唏嘘。这一代的富二代们年轻有朝气,不同于其父辈踏实肯干讲求事业的态度,觉得他们有时代的局限性。而这些手握天下的二代们何不是时代局限性的牺牲者呢?

所以,珍爱生命,远离二代。


Ps 先写到这儿吧,未完待续。。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8-10 18:03:35 | 显示全部楼层
只有我一个人觉得他很厉害吗?
他爹死得突然,22岁仓促接班,居然没有被架空,抓住了大权。不继续经营关系,避过了14年山西官场大地震。钢铁行业不景气,成功甩锅,掏空了海鑫。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8-10 18:03:43 | 显示全部楼层
以下来自媒体:
后来,股市没得赚了,他就被迫回归实业。他发现似乎没有什么好办法能阻止公司持续向坏,于是他悄悄进行一项保全家族资产的行动。2010年年底,他将原料采购与成品销售业务,从海鑫集团旗下的海鑫实业剥离,转给了一家叫“海博鑫惠”的贸易公司,而这家公司其实就是他的另一个马甲。之所以启用这个马甲,是因为它与海鑫集团没有任何股权关系,后来也与他本人没有了任何关系,成为他妹妹李兆霞的一份私产。一份资料显示,海博鑫惠到2012年年末时总资产已经达了94.93亿元。而更让人大跌眼镜的是,向法院提请启动海鑫钢铁破产重整的4个债权人中,竟然包括海博鑫惠。换句话说,李兆会安排自己的妹妹起诉自己,以保(tao)全(kong)海鑫钢铁的资产。
如果这个是真的话,我感觉虽然家族产业倒闭了,也未尝亏得很多。因为钢材行业与煤炭等行业进入严冬,很多时候开张就赔但是因为地方的维稳和百姓就业生活压力不能不开业。与其赔的倾家荡产,这样悄悄掏空父辈的心血保留一丝火种也没必要太埋怨这位新掌门人,我等不在其位不谋其政,没必要跟随媒体批评这位由少帅变成败家子的富翁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8-10 18:03:58 | 显示全部楼层
李兆会:悬崖边的山西首富_JMedia_界面新闻


11年前,父亲李海仓在办公室被人枪杀,22岁的李兆会被形势推到海鑫钢铁董事长的位子上,不动声色地从元老手中抢班夺权,一手执掌最大的民营钢铁集团,成为这个国家最年轻的富豪。
11年后,婚姻破裂、债务危机、工厂停摆……一连串的噩耗,将李兆会推到人生的悬崖边上。一夜之间,这个33岁的男人,从“山西首富”成为人们口中一无所长的“败家仔”。
2014年11月12日,海鑫旗下五家企业进入破产程序。流年暗转,一切早已物是人非。
一、夺宫
出身无法决定命运,却可以划定命运的起跑线。李兆会人生的开场,就像被厄运搞砸的一手好牌。
1981年出生的李兆会,长着一副山西人少有的憨厚面孔,眼神刚毅、头颅高昂,似乎在向外界宣告内心充沛的元气和自信。李海仓白手起家,在山西闻喜富甲一方,有口皆碑。身为他的独子,李兆会从小不愁吃穿,也沾染上那个年代“富家子”贪玩、厌学等“劣习”。
李海仓没有多少时间陪孩子,这是中国第一代企业家内心共同的“隐痛”,所以尽量在物质上给李兆会补偿,送他去读昂贵的私立高中。但李兆会偏不喜读书,想辍学,替父亲打工。
17岁,李兆会被送到澳洲,学习企业管理和市场营销。原本李兆会希望去美国,但怕他管不住自己,学坏,就改到澳大利亚,六叔李文杰在这里,刚好可以管住他。李兆会生在一个大家族,可以信任的人不多,六叔李文杰是一个,两人关系一直不错。后来,李兆会执掌家族企业,将一众“创业元老”排挤出局之后,李文杰也曾给他打过一段时间下手。
2003年开春,李海仓被枪杀在自己的办公室,享年48岁。这属于意外死亡,没有留下任何遗嘱。
在异国接到一个隐晦的电话,李兆会匆匆回国,在飞机上看报纸,才得知父亲的死讯。
起初,李兆会只想安安心心做个“富二代”,没想过接班的事情,因为觉得做董事长“太苦、太累”。但李海仓持有海鑫90%以上股权,除了李兆会,没有更合情合理的接班人。
父亲去世28天,李兆会不情愿地接过董事长的担子,祖父和母亲担任监护人,李兆会只是一个幌子,实权落在创业元老辛存海和五叔李天虎手中,只要他们愿意,随时就能把海鑫的资产移走。企业更迭与改朝换代如出一撤,所谓“孤儿寡母,大权旁落”,凶险莫过于此。
李兆会暗中借助祖父的权威,利用五叔李天虎和辛存海的嫌隙,离间二人,先后把两人排挤出局。
别人都以为李兆会将会是一个“扶不起的阿斗”,谁曾想,他在一夜之间长大成人。
二、“赢家的诅咒”
日后,人们评价李兆会掌握海鑫实权的历程,会给他贴上“富二代成功接班典范”的标签。然而,李兆会只不过是花了一番心思,拿过那些原本就属于自己的资产和权益。
世人所以对李兆会刮目相看,是从中窥见“当家作主、拨乱反正”的影子,就像历史上那些从权臣手中反转家国命运的幼主。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有利益的地方就有政治,商业也不例外。
李兆会保卫住了家族企业的所有权,换来的最终局面,却是家族企业的每况愈下。
钢铁行业有两个关键特征。一是资本密集,固定资产占比和资产负债率高,因此十分依赖经营杠杆,为了盈利,本能地追求规模效应。第二个特征是周期性强,受货币等宏观经济政策影响较大。这两个特征导致的一个突出问题是,追求规模的钢铁企业如何应对行业的周期性波动?
10年之前,李兆会初出茅庐,还没有经过完整的行业周期的考验,更不会意识到这个问题的严重性。李兆会把那些经历过行业周期考验活下来的元老们也赶跑了,换上自己的人马。这一步棋,彻底扫清了接班的障碍,也为海鑫集团错失钢铁行业的发展热潮埋下伏笔。
一个有趣的对比是,为了安抚五叔李天虎的情绪,李兆会把海鑫旗下的边缘资产“海天水泥厂”划分给他。如今,李天虎手中的水泥业务日益壮大,入股冀东水泥,资产规模早已今非昔比。
反观海鑫钢铁,从规模最大的民营钢铁企业,沦为粗钢产能仅600万吨的二流钢铁企业。
要知道,1996年中国粗钢产量突破1亿吨,在房地产、基础设施建设的拉动下,开启了钢铁行业的“黄金十年”,到2011年中国粗钢产量已增长到6.8亿吨,几乎占了世界粗钢产量的半壁江山。在钢铁行业的“蛋糕”迅速膨胀的前提下,海鑫的份额为什么越来越小了?
2006年,严重缺乏企业经营和行业运作经验的李兆会过度乐观、盲目出击,在淘汰60万吨落后产能的同时,投资60亿元兴建新的产业园区,包括更为高端的板材厂,计划扩展产能230万吨。但由于资金紧张,项目半途而废,前期投资的10亿元也成为“沉没成本”。
钢铁主业出击遇挫,而凭借李海仓遗留的资源红利,海鑫集团从民生银行投资中斩获丰厚。这一败一胜,自然不难发现,实业没有那么容易干,还是投资来得容易。李兆会将精力用在了投资上。一年中的大半时间住在北京,远离工厂、远离客户,落寞地寻找快进快出的投资机会。
三、茶杯里的风暴   
第一代中国企业家经营实业积累了最初的家族财富,第二代则普遍缺乏实业经营的耐心和毅力,更喜欢时髦、轻巧的资本运作。李兆会时代的海鑫钢铁则是一则突出的例证。
家族企业第二代出身优渥,金钱不再对他们构成束缚,他们更希望按照自己的爱好和意愿选择事业。相比牵涉大量精力的人际关系维护、企业经营管理,投资更符合他们的胃口。
王思聪说自己最大的优势就是有钱,话虽粗糙,却颇实在。钱来得如此容易,花起来自然随意。
钢铁属于高投入、低回报、低风险产业,投资属于高投入、高回报、高风险行业。李兆会远离钢铁搞投资,并没有错,错的是搞投资的方式。海鑫集团固然属于李氏家族的私有企业,但如果将家族企业和家族财富不加分割地混在一起,无限抽调家族企业的资金去拓展投资项目,那么当家族企业所在的行业陷入衰退、现金流紧张的时候,岂不是主业和副业都难以保全?
聪明的办法是:拿出一部分家族财富,吸引私募股权投资基金,设立一个资金池,共同分享收益、分担成本。家族企业是一个家族“最后的堡垒”,将其直接暴露在风险之中是不明智的。
然而,相比山西政商界的隆隆地震,海鑫集团如今的遭遇,不过是一场“茶杯里的风暴”。
山西是煤炭大省,一省之经济命脉维系于黑金之上,小至百姓就业,大到官员升迁,均离不开煤炭二字,与煤炭打交道的钢铁行业自然也无法置身事外。李海仓在世时,海鑫集团就成为闻喜县的利税大户和就业大户,据说当地人每天吃的馒头中有一个便来自李海仓,海鑫不仅仅是一个家族企业,更是无数人的“饭碗”。李海仓意外身亡,闻喜人莫不气愤填膺。
然而,掌管海鑫后,李兆会开始有意识地疏远政治,与地方官员不相往来。失之东隅收之桑榆,李兆会葬送了海鑫在钢铁行业的曼妙前程,反过来想,他会否因此躲过山西官场的无形杀阵呢?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8-10 18:04:44 | 显示全部楼层
看了楼上的作答,作为李兆会的小同乡,看到他现在的处境也是唏嘘长叹啊。
1 李海仓在我们小城里被大家 昵称为海海,哪怕14年之后,海天广场(哪怕改名为 南风百货商场,大家还是叫它海天)海天佳苑,海天花园都有他们家族辉煌过的痕迹。
2 对于李兆会,说败家子有点过重,我觉得他就是一个 时运不济的富二代,如果没有那次枪杀案,他会在父亲庇护下再成长几年,然后有一天独当一面,不会在22岁大学毕业后从澳洲回国临危受命。
3 对当地的影响,海鑫确实解决了很大一部分的就业问题,我的两个表哥都在那里工作过,0102年说在海鑫工作比是公务员还好找对象。他爷爷 李春元 也是个能人,办春元学校,做了些积德行善的事。
4 富二代爱女明星。坊间传闻李兆会也追求过周迅,娶车晓的盛况,每个参会的人不仅不需要随礼,还会拿到200到500多的红包。然后县电视台里 轮番播出 车晓的 钻石王老五的艰难爱情。与车离婚后,低调迎取女星程媛媛(红楼梦中人 林黛玉前三名,拍了宁浩的 黄金大劫案)
5 说说我对他的观感吧,没有近距离的接触过,在县上召开的会上见过几面,总是带着一副墨镜,一身休闲黑衣,在一群穿西装革履的中老年领导里,很突兀,非主流。他当年去澳门豪赌被扣的故事也是坊间的谈资。
6 后来我参加工作了,也参与 海鑫集团的风险化解工作,看着当家不可一世的钢铁帝国 四处寻找接盘侠,感慨世事难料。海鑫倒台,根源在于海鑫的公司治理一直管理混乱,内斗不断(海海兄弟和李兆会的舅舅),采用传统的家族式的管理,注定走不远,只不过20082009年的金融危机加速了他的衰落(2011 2012有过最后的回光返照)李兆会的改革和他无心钢铁事业醉心金融投资,没有合理规划发展道路,直接上了夺命一刀。

对当地,海鑫换了东家,旧厂房和设备从新开始运营,似乎什么都没有改变,可是一个时代结束了,那个最大民营钢铁公司的故事以后只会存在在人们茶余饭后的笑谈里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8-10 18:05:18 | 显示全部楼层
答一个偏门的
李兆会一婚取了北京女星车晓,一气质特别好的女星。配图如下,演过的剧大家可以自己百度

海鑫钢铁的李兆会到底是败家子还是行业寒冬的牺牲品?-1.jpg
车晓的妈妈叫 王丽云 对 就是人民的名义里面的陈海他妈

海鑫钢铁的李兆会到底是败家子还是行业寒冬的牺牲品?-2.jpg

人家前丈母娘是陈海他妈 陈海是他小舅子 够叼了吧。
车晓他爸是谁,叫车晓彤,亮剑里面演过李云龙的师长,你想着 也不过如此嘛。
高能来了!他还演过西游记的金角大王。

海鑫钢铁的李兆会到底是败家子还是行业寒冬的牺牲品?-3.jpg
他老丈人是金角大王!你说屌不屌!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滑动验证: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返回顶部